服务热线

18983281629

    联系我们

    地 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正街19号英利国际2号楼9-13
    电 话:18983281629
    传 真:18983281629
    邮 箱:501763713@qq.com
    专家论文
    zhuan-jia-lun-wen

    试论江永河洛变先后天八卦图式思

    防伪码: CMSEASYnn9gPYEgrkltdh6604
    浏览:
    添加时间: 2016-11-14 18:18:15
    推荐度:

      

    t01c86f37457be85c36.gif

    江永为清朝杰出的经学家、天文学家、音韵学家。他终生潜心于教学与著述,为探索科学与实学做出了鲜明的表率。在易学上则比较注重对河图、洛书的阐发。江永主张河图、洛书衍生先、后天八卦。为论证自己的观点,江永运用了河囹中宫五、十生成万物的思想。他认为河图之四方、八个数字皆由五、十所生成。只要我们让河图横列的乾九、兑四、离三、震八站立起来排列在左边,让河图纵列的巽二、坎七、艮六、坤一排列在右边,即可以得到先天八卦图。接着,把河图五行与八卦五行相对应,在河图五行方位中引入先天八卦五行,则后天八卦图跃然纸上。

      江永,字慎修,又字慎斋,婺源县江湾村人(今属江西)。为清朝杰出的经学家、天文学家、音韵学家。生于康熙二十年辛酉(公元1681年),逝世于乾隆二十七年壬午(公元1762年),终年八十二岁。江永终生潜心于教学与著述,在天文、历算、经学、历史、音律、水利和西方新学方面用功尤深,为探索科学与实学做出了鲜明的表率。当时的名儒戴震、金榜皆为他的得意门生。学者钱大昕曾赞誉其为东汉郑玄后第一人,开创东南儒学之宗派。

      江永不仅学识过人,还精于占验。清人葛虚存在《清代名人轶事》里记载了江永筮占的例子。同时,江永还擅长制作各种奇妙器具为人服务。袁枚的《新齐谐·江秀才寄话》记载了江永制作奇妙器具的事迹:“慎修能制奇器,取猪尿胞,置黄豆,以气吹满而缚其口。豆浮正中,益信地如鸡子黄之说。有愿为弟子者,便令先对此胞坐视七日,不厌不倦,方可教也。家中耕田悉用木牛,行城外骑一木驴,不食不鸣,人以为妖。笑曰:此武侯(诸葛亮)成法,不过中用机关耳,非妖也。’置一竹筩用玻璃为盖,有匙开之,开则向篱说数千言。言毕即闭,传千里内,人开筩侧耳,其音宛在,如面谈也。过千里,则音渐渐散不全矣。此其弟子戴震为余言。按书中最后所写的器具,当与现代所谓的录音机相媲美了。

      后人对江永的音韵学、自然科学、教育思想研究皆有涉猎,然而对于江永的易学思想,后人则探讨较少。江永的易学思想主要侧重于对河图、洛书思想的阐发。他的河图、洛书思想主要包含在其易学著作《河洛精蕴》中,但由于他的某些易学观点与朱熹不同,所以江永的易学著作《河洛精蕴》并没有收录于《四库全书》之中。《河洛精蕴》九卷成书于乾隆二十四年,当时江永已值七十九岁高龄。此书是江永对河图、洛书一生的研究心得。分内外两篇,内篇论述河图、洛书、卦画之源头,先天、后天之妙理以及蓍策、变占之法则,称之为河洛之精。外篇论述河图、洛书、卦画所包涵。江永旁及天文、地理、数学、中医、遁甲、风水、音律,皆从河图、洛书诠释其内在机理和奥秘。现我们以《河洛精蕴》一书为主,研讨其以河图、洛书推演先、后天八卦图式的思想。

      

      一、河洛变先天八卦图式

      

      江永笃信河图、洛书,认为河图、洛书乃天地之大文章。他说:天不爱道,地不爱宝,河出马图,洛出龟书,天地之大文章也。天以光气昭烁于三辰,地以精华流衍为五行,其为文章也大矣。复假灵于神物,出天苞,吐地符,示之图焉,倍五为十而显其常;又示之书焉,藏十于九而通其变。是说天地之光气、精华展现为日、月、星与金、木、水、火、土之五行。天地无私,又借以龙马、灵龟把河图、洛书呈现于自然。并且认为十为河图、九为洛书;河图主常,洛书主变。而所谓的卦画,只是圣人看到天地大文章——河图、洛书之后画出来的。

      其言:天地不自匿其妙道至宝,所以牖圣人,而启其聪明,发其神智,又将有不尽之文章于是乎起也。卦画者,圣人之文章也。一奇一偶,太极呈焉,仪象出焉;三画既成,八象肖焉,万汇该焉……虽圣人之聪明神智,仰观俯察,远求近取,随处皆可会心,而以天地自来之文章,以领而神契者尤深。故日:‘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非虚言也。此是说圣人受启于河图、洛书而神智大发,则河图、洛书而作《易》。从图、书与卦画的关系上说,卦其子孙,而图、书其祖宗也,河图、洛书之学非虚无缥缈之说。

      为论证河图、洛书真实不虚,他考验众多古籍。认为汉孔安国《论语注》、《尚书·洪范传》、郑玄注《大戴礼记·明堂篇》皆言河图、洛书。并认为洛书是法龟文而作,但《尚书》中的九畴未必取于洛书。他对于朱熹论证图、书之学的真实性十分赞赏。他说:“此书(案:即朱熹的《易学启蒙》)发明圣人则图作《易》之由,意足而语圆,世之不信图、书者,愚而自用,妄肆诋讥。”同时他还对古人研究河图、洛书的见解表示不满,认为其研究成果皆牵强附会,并没有阐发出河图、洛书的玄妙之处。

      针对邵子圆者,《河图》之数,方者,《洛书》之文的观点,他说:此一条未足以见图、书之妙也。图不必圆,亦可为方;书不必方,亦可为圆……盖邵子之学,专意于六十四卦圆图,而图、书尤其所略也。”在河图与洛书的关系上,汉代学者刘歆认为,河图、洛书相为经纬;八卦、九章相为表里。江永说:然其所以相为经纬、表里者,恐刘歆亦未能明言。图、书、卦、画,所以交关者,其窈奥未发也。况以九章为《九畴》,八卦、《九畴》有何交涉乎?”他对于关郎(字子明)用后天八卦配河图更是不满。关子明曾说,河图之文,七前六后,八左九右,圣人观之,以画八卦。是故全七之三以为离,奇以为巽;全八之三以为震,奇以为艮;全六之三以为坎,奇以为乾;全九之三以为兑,奇以为坤。正者全其位,偶者尽其画。此是以后天八卦配河图。江永评论说:“昔人不知有先天八卦,故惟以后天八卦言之,其比附《河图》,牵强补凑,非自然之理也。” 

      按江永所说,他认定的河图、洛书即为下列两图:

      

      既然圣人受启于河图、洛书,则河图、洛书而作《易》,其具体过程又是如何呢?江永说:“相传《河图》出于伏羲之世,则圣人之作《易》也,必于《河图》为最先。《易》卦之作,所谓《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者也。其意是说河图早于八卦,河图即内含两仪、四象、八卦。为推导河图与八卦的关系,江永把邵雍以加一倍法推演八卦的图表与河图并列在一起,来研究河图所隐藏的两仪、四象与八卦。见下图:

        江永认为在邵雍的加一倍法推演八卦图象中,四象各有其序。即太阳为一、少阴为二、少阳为三、太阴为四。四象、八卦皆由太极所衍生。那么在河图中对应的太极是什么呢?江永认为河图中的“五、十即为太极。也就是说河图中的四方、八数、八卦皆由中宫五、十所生。

      找到了河图中的太极,江永开始寻找河图中的四象。河图中对应的四象之数是否就是邵雍加一倍法中的四象之数呢?江永对此表示反对,他认为:“大抵先儒之说有两失:其

    一以《河图》之方位,即为八卦之方位,不知伏羲画卦,先横而后圆,非即以圆为圆;其一以《河图》之一、二、三、四即为四象之位,不知《河图》之四象,由中宫五、十而生,隐于四方之中,非即以现出之点,为四象之位也。江永认为,正是有如此的失误,朱熹才说:《河图》、《洛书》于八卦、九章不相着,未知如何?” 

      江永认为河图四象是由河图中宫五、十所衍生。他说:盖一、二、三、四,由中宫之五、十而生,隐藏于四方、八数之中,隐藏者其体,现出者其用,非即以图之一、二、三、四为四象之位也。太阳居一,藏于西方之九、四。九减十为一,四减五为一,九为太阳,而四亦为太阳;少阴居二,藏于东方之三、八。八减十为二,三减五为二,八为少阴,而三亦为少阴;少阳居三,藏于南方之二、七。七减十为三,二减五为三,七为少阳,而二亦为少阳;太阴居四,藏于北方之一、六。六减十为四,一减五为四,六为太阴,而一亦为太阴。基于河图中宫五、十生成万物的思想。江永认为河图之四方、八个数字皆由五、十所生成。

      为了还原河图四方、八个数字的原貌,江永以五、十为本对数字做了降级处理。先看西方九、四的终极来源。因为河图中宫十减太阳一数,河图中宫五减太阳一数,恰巧得西方九、四,所以西方九、四为太阳所生。河图四象之一的太阳实际隐藏于西方九、四之中。依据同样的原理,河图中宫十减少阴二数,河图中宫五减少阴二数,恰巧得东方八、三,所以东方八、三为少阴所生。河图中宫十减少阳三数,河图中宫五减少阳三数,恰巧得南方七、二,所以南方七、二为少阳所生。河图中宫十减太阴四数,河图中宫五减太阴四数,恰巧得北方六、一,所以北方六、一为太阴所生。这样河图四象位置为西方太阳、东方少阴、南方少阳、北方太阴。其数分别为九、四,八、三,七、二,六、一。

      江永继而论述河图四象的合理性。他说:西方,物成之方,阳之坚也,阳中之阳为太阳;东方,物生之方,阳之稚也,阳中之阴为少阴;南方,物长之方,阴之始也,阴中之阳为少阳;北方,物藏之方,阴之极也,阴中之阴为太阴。四象确当如此分布,若谓图之一、二、三、四,即太阳、少阴、少阳、太阴,则西方非极阴之地,何以四之太阴居之?北方岂盛阳之地,何以一之太阳居之?”是说西方为万物成熟之方位,万物坚固,为太阳;东方为万物始生之方位,阳气萌发,为少阴;南方为万物盛长之方位,阴气始生,为少阳;北方为万物收藏之方位,阴气盛极,为太阴。西、东之九、四,三、八为阳仪;南、北之七、二,六、一为阴仪。四方、八数皆由河图中宫五、十所生。

      河图中宫五、十生成八数后,还要把数字与八卦联系、对应起来,才能洞悉圣人则河图而作《易》的思想。为了把河图的八个数字与八卦对应起来。江永通过观察河图认为河图中的阴阳可以分为三类。他说:一以奇偶分阴阳,天数五,地数五是也。一以生数、成数分阴阳,一、二、三、四,其卦为坤、巽、离、兑;六、七、八、九,其卦为艮、坎、震、乾是也。一以纵横为分阴阳。九、四、三、八,横列者为阳,其卦为乾、兑、离、震;二、七、六、一,纵列者为阴,其卦为巽、坎、艮、坤。是说按奇偶、生成、纵横皆可以把河图数字归属于阴阳。其中生数配阴卦,成数配阳卦。河图西、东方位数字为阳仪,河图南、北方位数字为阴仪。

      那么具体每个卦所对应的数字是什么呢?他依据上述的法则,说:“于太阳之上加一奇,纯阳也,九为成数之最多当之,命之日乾;太阳之上加一偶,以偶为主,阴卦也,四为生数之最多当之,命之日兑;少阴之上加一奇,以中画之偶为主,阴卦也,三为生数之次多当之,命之日离;少阴之上加一偶,以下画之阳为主,阳卦也,八为成数之次多当之,命之日震,是为阳仪之四卦,以其下画皆阳也。少阳之上加一奇,以下画之偶为主,阴卦也,二为生数之次少当之,命之日巽;少阳之上加一偶,以中画之阳为主,阳卦也,七为成数之次少当之,命之日坎;太阴之上加一奇,以奇为主,阳卦也,六为成数之最少当之,命之日坤,是为阴仪之四卦,以其下画皆阴也。意思是说凡为阳卦皆由成数九、八、七、六当之,凡为阴卦皆由生数四、三、二、一当之。而且按照四象衍生八卦的顺序,各卦配数的顺序为:乾九、兑四、离三、震八、巽二、坎七、艮六、坤一。这样乾、兑、离、震四卦正配河图横列的九、四、三、八。巽、坎、艮、坤四卦正配河图纵列的二、七、六、一。

      江永认为这种河图数字配八卦的方法并非自己别出心裁,而是先贤早已发明之。他说:今有《六经奥论》一书,未知何人所著,或云是郑樵渔仲之书,有一条云:伏羲画八卦,以阳道主变,其数以进为极;阴道主化,其数以退为极。阳以进为极,故乾为父而得九,震长男而得八,坎中男而得七,艮少男而得六,凡成数皆阳主之;阴以退为极,故坤为母而得一,巽长女而得二,离中女而得三,兑少女而得四,凡生数皆阴主之。此说甚精,何以先儒皆未尝见耶?” 

      依据以上推理,我们可以知道八卦配河图八数为:乾九、兑四、离三、震八、巽二、坎七、艮六、坤一。只要我们让河图横列的乾九、兑四、离三、震八站立起来排列在左边,让河图纵列的巽二、坎七、艮六、坤一排列在右边。即可以得到先天八卦图。图示如下:

      

     乾为父得九 坤为母得一

     震长男得八 翼长女得二

     坎中男得七  离中女得三

     艮少男得六  兑少女得四

      

      对于上述河图变先天的过程,他说: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此确论也。然用不离乎体,用数之成,由体数之立。析图之九、四、三、八横列者,居书之左;分图之二、七、六、一纵列者,居书之右。则八方之位成,而八卦之位亦定,自然之理,非人所能安排,此义古今诸儒皆未发也。若不以此方法,单纯把上述的八卦所纳河图数与洛书数字对应起来,也正与先天八卦相符。对此江永又说:若以数观之,乾父坤母,当九一;震长男,巽长女,当八二;坎中男,离中女,当七三;艮少男,兑少女,当六四。数与卦自相配,而洛书八方之位,正与先天八卦相符。江永认为此八卦之数才是真正的八卦数,其称之为实数。而先天八卦之数: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他称之为虚数。他认为:八卦之数,乃是乾九、兑四、离三、震八、巽二、坎七、艮六、坤一。此由河图、洛书来,意自希夷以来,此秘未启。” 

      在江永看来,河图数字九四即洛书数字九四,河图数字三八即洛书数字三八,只是河图数字横列之而洛书左连之。河图数字二七即洛书数字二七,河图数字一六即洛书数字一六,只是河图数字纵列之而洛书右连之。把河图横列的数字九、四、三、八向左旋转,令其站立起来与河图纵列的数字二、七、六、一相对接,所构成的图形正好为洛书。由此可见洛书只是河图横纵相交的两数列字打开后,一左一右重新排列的结果,从而验证了汉人刘歆所说的河图、洛书相为经纬,八卦、九章相为表里。惟有如此,河图才能衍生八卦。河图与洛书才能贯通。图、书、卦、数才能有绳贯丝连,操券符契之妙,是为河洛之精义

      

      二、河洛变后天八卦图式

      

      江永在论证河图变先天八卦图式后,继而论证了河图变后天八卦图式的过程。他认为河图不仅为先天之本而且也包含了后天之位,所以河图同时也为后天之本。他说:河图本先天八卦之本,而水北、火南、木东、金西已含后天之位,则河图又为后天之本,但五行有变化耳。由于河图一六水在北、三八木在东、二七火在南、四九金在西已经包含了后天五行之位,所以河图也为后天之本。

      为推导河图与后天八卦的关系,八卦必须与五行相配伍。他认为八卦与五行是相通的,了解了五行与八卦相通的原理,则言八象即是言五行。他论证说:说《易》者每谓《易》不言五行,以五行言《易》者,非《易》本旨。然人不知八象与五行相通之理耳,知其理,则言八象,即是言五行。八卦与五行的关联是靠八卦类象,而八卦类象是灵活而变通的。他说,坎为水,但有时候也为云,所以水、云为一类;离为火,但亦为日、为电,则火、日、电为同类;坤为地,艮为山,地与山为同类,自不待言;巽本为风,亦为木,是风、木同气也,所以医家说厥阴风木,明显是说木、风同类也;震为雷,雷动则龙随之,磷虫属东方,苍龙为东方之宿,所以震也为木,为化物之木。但兑为泽,也可以为水,为何兑为金呢?他说:“惟兑泽属金,人不肯信,不知海水与天连,犹山与地连,兑实与天同气也。他又认为人身之肺主气,主司呼吸而上通于天,也是泽、天相连而同属金。而乾卦属金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乾之类象为金、为玉;同时乾为纯刚之气,万古不变,更为五行属金。根据八象与五行相通的原理,则五行所属八卦为:一六水配坎,三八木配震巽,二七火配离,四九金配兑乾,五十土配艮坤。

      在为八卦配以五行之后,江永则开始了河图变后天八卦的论证。他先把河图五行与八卦五行相对应,在河图五行方位中引入八卦。则河图北方一六为坎、河图东方三八为震巽、河图南方二七为离、河图西方四九为兑乾、河图中央五十为艮坤。对此过程,他论证说:河图以一、二、三、四,为坎、离、震、兑,四方之正位。坎、离专也,故一为坎,而六并之;二为离,而七并之;六七既并,则东方之八,进居东南隅,为巽阴木;西方之九,退居西北隅,为乾阳金;而东北、西南二隅为虚,于是中央之五十入用,五随三阳,而位于东北,为艮之阳土;十随三阴,而位于西南,为坤之阴土。盖以二土为界,而二金、二木与水、火之对克,皆不得不然矣。” 

      值得注意的是,他是依据河图五方的五行属性直接代入八卦而得出后天八卦方位图。也就是依据一六水配坎、三八木配震巽、二七火配离、四九金配兑乾、五十土配艮坤的法则推导出后天八卦。这与河图推导先天八卦所依据的数理法则不同。河图推导先天八卦所依据的数理法则为:乾九兑四、离三震八、坤一艮六、巽二坎七。对此他说:八卦五行,水火一而木金土各二,此后天一大节目,六十四卦之分宫属五行定于此,其源自一水、二火、三木、四金、五土。即已分清浊,分气质,亦是河图四象之变化。太阳九四,定为乾、兑金不变;太阴一六本为水,变为坤、艮土;少阴三八本为木,而三变为离火,八则仍为震木;少阳二七本为火,而二变为巽木,七仍变为坎水,于是水、火各一,木、金、土各二矣。此为河图四象所变之五行。又归其五行之本数,则一为坎水而六并之,二为离火而七并之,六并则九为乾金而居西北也,七并则八为巽木而居东南,仍有东北、西南之两隅,则中宫之五十居之,为艮、坤之二土。此河图之变体,别有图明之,然非圣人有意安排,自是不得不然之理。此为河图后天之五行,河图变后天八卦图示如下:

      

      由上可见,根据河图、洛书演绎先后天八卦图式,江永的逻辑思路与北宋刘牧、元代的张理推导方法皆不同。刘牧的推导方法是先用五个黑色和五个白色的圆点相隔环绕为一圆周,象征太极。如图:

      

      用十个圆点,是取一、二、三、四、五数之和为十。十为五个生数之大全,主生发万物之意。太极发动则分两仪。此时刘牧用一白点在上,三白点在右,四黑点在左,二黑点在下象征两仪。其中一、三为阳仪,为天。二、四为阴仪,为地。如图:

      

      接着阳仪的天一数,向下与中央五结合而生地六数;阳仪的天三数,向左与中央五结合而生地八数;阴仪的地二数,向上与中央五结合而生天七数;阴仪的地四数,向右与中央五结合而生天九数。上趋下,下趋上,左趋右,右趋左,是取阴阳相交之意。这样六黑点居下,八黑点在左,七白点居上,九白点在右而成河图四象之图。

        这个河图四象本来是数目不同的黑白点,如何推演出八卦的阴阳符号?刘牧别出心裁,他说:“原夫八卦之宗起于四象,四象者,五行之成数也。水数六除三画为坎,余三画布于亥上成乾;金数九除三画为兑,余六画布于申上成坤;火数七除三画为离,余四画布于已上成巽;木数八除三画为震,余五画布于寅上成艮,此所谓四象生八卦也。是说,由河图四象各减去三数,分居于四隅,则余数正好与四隅方的卦画数完全吻合。但是刘牧对四正卦的位置并没有做出逻辑一致、前后连贯的解释。可见刘牧是根据河图变化后的数与八卦的笔画数相对应而推导出后天八卦图式。而江永根据河图推导出的首先是先天八卦图式。

      元代的张理则是根据河图成数安静不动而河图生数逆时针旋转演绎出先、后天八卦图式的。他认为当天数一以旋转至左上,此时与地数图形成一、七、三、九居上右,八、四、六、二居下右的局面。此为天地设位。如图:

      

      张理认为奇数为阳爻,偶数为阴爻,所以表格中的一七三为奇,为乾卦在上;四六二为偶,为坤卦在下。

      当天数一旋转至左下,此时与地数图形成三、七、二居上,八、九分居左右,一、六、四居下的状况。如图:

      

      此时表格上列三七二为兑卦,左三八一为离卦,下一六四为震卦。为先天八卦左侧三卦。而上二七三为巽卦,右二九四为坎卦,下四六一为艮卦。为先天八卦右侧三卦。再合乾上、坤下则为先天八卦图。这就是其所言的牝牡相衔而六子卦生,合是二变而成先天八卦自然之象也

      当地数一继续旋转至右下方的时候则形成如下图像。如图:

      

      上下左右形成二七四、三六一、三八二、一九四的数字排列,转换为阴阳符号则为坎、离、震、兑。为后天八卦四正之卦。

      当地数一旋转至右上方的时候则形成如下图像。如图:

      

      上下左右形成四七一、二六三、二八四、三九一的数字排列,转换为阴阳符号则为巽、艮、坤、乾。为后天八卦四隅之卦。

      由此可见,元代的张理根据河图变化后的数字奇偶对应阴阳的观念演绎先、后天八卦。但演绎出的仅仅是八卦的方位之排列,并没有揭示出河图与洛书的关系。而江永不仅根据河图演绎出了先、后天八卦方位之象而且还揭开了河图与洛书相为表里的关系。从整体来看,江永根据河图、洛书演绎八卦图式的思想独具匠心、是自己深思冥悟的结果。当然在某些细节上,前贤早已有类似观点。如他认为的八卦配数顺序为:乾九、兑四、离三、震八、巽二、坎七、艮六、坤一。南宋的朱元升早就有论述:图之数有九,卦之位有八。乾称父位,成数之九;坤称母位,生数之一;震为长男位,成数之八;巽为长女位,生数之二。坎为中男位,成数之七;离为中女位,生数之三。艮为少男位,成数之六;兑为少女位,生数之四。” 

      江永研究河图、洛书,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看,实质上乃是追溯《易》之源头。《系辞》讲圣人效法于河图、洛书而作《易》。但究竟如何法河图、洛书而作《易》,古人并没有明言。江永乃博览群书,独具巧思。认为河图四方之数字均由中宫五、十所生。四方的一、二、三、四数字并非四象的标志。要还原四方数字的真实面目,必须降级处理。降级处理的方法就是以中宫五、十去减四方数字。这样四方数字的来源就一目了然。基于这样的理念,江永发现河图之横列九、四、三、八为阳仪所生,代表阳;河图之纵列七、二、一、六为阴仪所生。此两列与先天八卦相互对应,这样河图内就蕴含着先天八卦。把河图字由相交变为相并,即由相合变化为相分,则河图变化为洛书。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河图主先天,洛书主后天,因为先天主合,后天主分。同时河图在变化为洛书的同时,河图四方的八个数字也与先天八卦呼应。在河图由合到分的过程中,先天八卦方位也跃然纸上。与此同时也同步演绎出了河图生八卦的过程。此一河图生八卦过程虽然是江永的独到睿智,但看起来却是浑然天成,丝丝扣合,天衣无缝。林忠军教授评价刘牧四象生八卦的时候说:刘牧在推衍四象生八卦时,其黑白圆点数的含义前后不一致,违背了逻辑学不矛盾律。就逻辑过程上讲,江永的推断思路明晰、前后连贯,在探讨河图生八卦的具体问题上进行了有益的、富有启发性的探讨。

      

    评论

    Comment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