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18983281629

    联系我们

    地 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正街19号英利国际2号楼9-13
    电 话:18983281629
    传 真:18983281629
    邮 箱:501763713@qq.com
    专家论文
    zhuan-jia-lun-wen

    李道纯丹道易学思想浅探

    防伪码: CMSEASYpWKk84K7Mz5Eb2K799
    浏览:
    添加时间: 2016-11-14 17:25:03
    推荐度:

    摘要:李道纯的丹道易学独具特色,常易变易确立起体用兼备的易学思想框架,对卦爻象的运用使内丹药物火候的真正含义得到了详尽阐释,三家相见的内丹修炼论使得魏伯阳以来的三五与一思想有了清晰完整的理论形态。   

      李道纯(约1219—1296),字元素,号清庵,又号莹蟾子,都梁(今湖南武冈)人,宋末元初南宗合流于北宗全真教的代表人物,著有《道德会元》、《三天易髓》、《周易尚占》、《中和集》、《全真集玄秘要》等。其丹法以“守中为特色,后世称为中派。关于李道纯的易学思想,詹石窗先生《李道纯易学思想考论》一文着重探讨了李道纯易学思想的渊源以及李道纯易学的中和思想特色,并在《易学与道教思想关系研究》一书中对李道纯易学与老学的关系作了探讨;蒋朝君在《李道纯易学旨趣探微》一文中也涉及到李道纯易学中的内丹思想问题。但学界对于李道纯的丹道易学尚缺乏系统而深入的阐释与基于易学的易理剖析。本文在上述学者的基础上,在尝试对李道纯丹道易学作专题把握与系统梳理的同时,试图对李道纯的丹道易学特别是内丹药物火候三家相见说作出易理阐释,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一、常易与变易

      

      李道纯模仿《道德经》的常道非常道,提出了常易变易说。关于常易,李道纯说:易可易,非常易,象可象,非大象。常易不易,大象无象。常易,未画以前易也。李道纯将常易归为画前之易,可见他的常易思想受到了陈抟学派先天学的影响。李道纯认为,不可象常易不易为特征,所谓历劫寂尔者,常易也始终不变者,易之常也。这种恒常不易、寂然不动的常易又被李道纯称为太极之体常易不易,太极之体也。而李道纯所说的太极不过是的代名词,所谓太极者,虚无自然之谓也。可见,李道纯的常易不仅在形式上是的翻版。而且实质上就是道教之道。这种道教之道在李道纯那儿则被称为真常之道。因而常易也即真常之道,这一点通过李道纯对真常之道的描述便不难发现。李道纯说:夫真常之道,始于无始,名于无名,拟议即乖,开口即错。”“人情多聚散,世道有兴衰,唯有真常在,古今无改移。作为真常之道特征的无名无始无改移正与常易不可象不易相对应。可见,李道纯的常易不过是利用真常之道的道教道论建构道教易学的结果。作为本体的真常之道落实在内丹修炼论上就是所谓元神,落实在内丹心性论上就是所谓真性太极者元神也,这是从内丹修炼论上讲的,本来真性,永劫不坏,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炼愈明,这是从内丹心性论上讲的。因此在李道纯那儿,元神真性都不过是真常之道,因而也就是常易的不同展现形式。至此,李道纯常易的真正内涵表露无疑。

      李道纯常易的实质是真常之道,而且分别对应内丹修炼论上的元神与内丹心性论上的真性。这样李道纯就在体的层面上完成了摄道归易,使得易道一体。所以李道纯指出:易也象也,其道之原乎!”“道本至无,易在其中矣。” 

      与常易相对应的是变易。李道纯说:变易,既画以后易也。可见李道纯所说的变易是指与先天学相对应的后天易。变易作为造化之元,处在亘古不息的生化流变中,所谓动静不常,易之变也。就内容言,变易有三:天易圣易心易三易者,一曰天易,二曰圣易,三曰心易。天易者易之理也,圣易者易之象也,心易者易之道也。关于易之理天易,李道纯说:气之消长,时之升降,运之否泰,世之通塞,天易也。可见李道纯所说的天易是指天地阴阳消息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特定时、机、势。作为易之象圣易,李道纯指出:卦之吉凶,爻之得失,辞之险易,象之贞晦,圣易也。可见李道纯所说的圣易是指卦、爻、象、辞所符示与蕴示的吉凶得失。关于易之道心易,李道纯说:命之穷达,身之进退,世之成败,位之安危,心易也。可见心易乃是在直面天地阴阳大化以及由此阴阳大化而造就的特定时、机、势中,对一己之身的祸福穷达、进退安危、安身立命乃至尽性至命的透彻领悟。对内丹学而言,这种尽性至命就是对自家性命(药物)的深刻体认以及由此而最终达成的内、丹学境界——“性命双全,在此意义上李道纯认为深造心易则知性命。关于天易圣易心易三者的特点,李道纯说:观天易贵在穷理,观圣易贵在明象,观心易贵在行道,道行则尽心。如果说天易侧重义理,圣易侧重象数,那么心易则侧重行道,这里的行道就是指内丹性命修炼。这实际上是将内丹学看作与义理、象数相并列的易学的应有之义。在三易之中,人基于对心易即性命学的领悟而会通于圣易即卦爻象之变化,并进而上参天易即天地宇宙之阴阳交变,再以天地阴阳消息流变之理返观自身,在与天地阴阳化变同构的人身小天地内依时采药归炉,适时进阳火退阴符,乘时阳神出壳,与太虚同体,从而实现天易圣易心易之间的一体贯通。正是在此意义上,李道纯指出:以心易会圣易,以圣易拟天易,以天易参心易,一以贯之,是名至士。三易之间的关系,用图表示如下:

        常易变易的划分中,常易不易,因此李道纯认为常易乃易之体;变易动静不常,因此变易乃易之用。所谓常者易之体,变者易之用。就易之用而言,深造天易则知时势,深造圣易则知变化,深造心易则知性命。这就是说,天易之用在穷理明时,圣易之用在明象通变,心易之用在行道契心。立足于道教本位立场,李道纯所说的易之用主要是指以内丹性命修炼为内容的心易。由于三易之间相互贯通,因此行心易也有天易圣易在,药物火候三家相见就是以天易圣易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心易

      李道纯的常易变易通过引入体用、常变,并将常易变易落实于内丹性命修炼之中,从而使他的丹道易学在总体上成为体用兼备,集象数与义理,涵括并统贯天易圣易心易,兼通理、明象、行道于一身,以真常之道为依归,以性命学为手段,退藏可尽精微、舒卷可致广大的整体天人之学,这正是李道纯丹道易学的鲜明特色。

      

      二、药物与火候

      

      立足于易之用的心易,李道纯对内丹学诸要素进行易学诠解。由于内丹炼养承继了外丹烧炼法天象地的模式,故有鼎炉药物火候之说。在鼎炉问题上李道纯沿用了张伯端的说法,即以乾(头部泥丸宫藏神之所)为鼎,以坤(腹部丹田药产之地)为炉,此处不再赘述。与“鼎炉问题不同,李道纯的内丹药物火候说却独具特色,超越了此前的丹学家,在内丹学史和道教易学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意义。

      “药物是在鼎炉中加以文烹武炼的对象,内丹学的药物是指情气神。丹学家都将其归于性命两端。一般而言,。不过性命又有先后天之分。因此药物亦有先后天之分。内丹学的先天药物就是指先天性命。内丹学的先天性在修炼论中被称为元神先天命在修炼论中是指元精元气。内丹学后天性命分别指思虑神”(识神)、“交感精后天气”(包括水谷之气和呼吸之气)。内丹炼养的真正对象是先天药物,即先天精气神,又叫“真铅真汞,李道纯称为内药真种子。尽管内丹药物须用先天,但后天精气神并非在内丹修炼中没有意义。关于这一点,《青华秘文》指出:精虽元精,然无日用之精,则元精不见……神虽元神,然日用之神而不役,然后元神见。”在丹学家看来,后天精气神是内丹炼养的人手点和引发先天精气神的契机,后天之中含藏着先天。这种含藏并不是包括,而是指先天后天处在一种隐一显的结构中,即后天显,先天藏;先天显,后天藏。先后天性命的这种隐一显结构使内丹修炼既必要又可能。

      对于内丹先后天药物的这种含藏关系,李道纯运用易学思想反复说明。在解释元精”(内药之一)时,李道纯说:“身中之至精乃元阳也,采者采此也,譬如乾乃先天至灵,始因一动交坤成坎,即至灵化元精之象也。坎为水,坎中一画元乾金,假名日水中金。金乃水之母,反居水中,故日母隐子胎也。李道纯以易学中的乾坤相交而生六子来说明先天元精的后天存在状态。李道纯以八经卦中的纯阳乾卦为元精的先天状态,以八经卦中的坎卦为元精的后天状态,乾为金,坎为水,坎卦乃八经卦中的坤卦索乾卦之中爻而成,故而元精乾金藏于坎卦之中爻,称为水中金,为真铅。同理,李道纯以八经卦中的纯阴坤卦代表元神的先天状态,以八经卦之乾卦索坤卦之中爻而成离卦来解释元神从先天落后天的过程。坤中一阴入于乾而成离,离中一阴本是坤土,故异名砂中汞是也。李道纯所说的砂中汞是指藏于离卦中爻之真阴,为真汞。李道纯又将符示真铅、真汞的坎卦中爻与离卦中爻称为婴儿姹女坎本坤之体,故日太阴,因受乾阳而成坎,为少阳,故喻之为婴儿,谓负阴抱阳也离本乾之体,故日太阳,因受坤阴而成离,为少阴,故喻之为姹女,谓雄里裹雌也。坎卦出于坤体之阴,却内含乾阳,此乾阳即真铅,故称婴儿;离卦出于乾体之阳,却内含坤阴,此坤阴即真汞,故称姹女。至此,通过乾坤互索而生坎离,内丹先后天药物的隐晦的含藏关系就被清晰地表达出来了。

      从乾坤到坎离是药物由先天落后天,是顺生,内丹学的产药得药则是由后天返先天,是逆归。内丹逆修纯用先天药物即真铅、真汞,为此李道纯强调汞向南山采,铅向北海寻。离为南。坎为北。所谓南山北海正是以坎离二卦暗示真铅、真汞含藏之所。为了更加形象的说明产药过程中后天返先天的现象,李道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将坎离二卦与五行相配,用五行逆生来说明先天药物的呈现。李道纯说:北海波心生擒白虎,南山火里捉住青龙。”“北海乃坎卦之喻,坎卦后天八卦方位为北,五行为水,白虎五行属金,代指元精,即坎卦之中阳爻。金本生水,丹道从后天返先天,是水生金。所谓北海波心生擒白虎乃是指内丹逆修中先天元精产生并采之归炉的过程。南山乃是离卦之喻,离卦后天方位为南,五行为火,而青龙属木,代指元神,即指离卦之中阴爻,木本生火,丹道逆修却是火生木,即从后天之火(识神)返于先天之木(元神),因此所谓“南山火里捉住青龙不过是指灭识神、现元神的过程。与上述丹道逆返相似的说法还有南山赤子跨青龙北海金公骑白虎等。李道纯以五行逆生论说产药得药的思想直接受到了《悟真篇》的影响,张伯端所说的震龙汞出是离乡兑虎铅生在坎方与上述北海波心生擒白虎南山火里捉住青龙的喻意相同,都是指儿产母”(张伯端语)的逆修过程。

        “药物既明,尚需火候火者神也,内丹学火候是指内丹炼养中神意的运用。就内容言,内丹火候包括进阳火候与退阴符候,就过程言,内丹火候包括采药火候炼药火候。由于内丹火候的运用极为微妙,故有圣人传药不传火之说,丹家大都借卦爻象来晓示火候。以卦爻象推阐炼丹火候,始于东汉魏伯阳。在《参同契》中魏伯阳解说炼丹火候的方法有四,一是月体纳甲,即用八经卦中的震兑乾巽艮坤六卦依次与月相之变化相配,并分一月为六节,每节五天,每节一卦。用以说明阴阳消息的整体流变。二是以乾卦六爻依次与一月之内月象之阴阳消长相配,乾卦六爻一爻值一节五天。三是以十二消息卦与年月日相配,以自复至坤的十二消息卦分值自建子至建亥的十二月;或以自复至坤的十二消息卦分值一月自朔至晦的三十天,一卦值二日半;或以自复至坤的十二消息卦分值自子至亥的十二时辰。四是以除乾坤坎离之外的六十卦值一月三十日,两卦值一昼夜,自屯蒙始,至既未终。魏伯阳以卦爻象喻示炼丹火候的方法为后世丹家所普遍运用。北宋张伯端在说明内丹火候时直接沿用魏伯阳的方法,《悟真篇》说:冬至一阳来复,三旬增一阳爻。月中复卦朔晨超,望罢乾终骺兆。日又别为寒署,阳生复起中宵,午时骺卦一阴朝,炼药须知昏晓。张伯端对火候的上述说明即是以十二消息卦配一年、一月、一日十二时,以表一年、一月、一日之候。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丹家对丹道火候的说明皆以天地外阴阳为描述对象,而对内丹学来说,丹功火候实际上应以人体自身的阴阳化机即内阴阳为准则,所谓炼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李道纯也指出:所谓时者非时候之时也,若着在时上便不是。李道纯认为丹功进火退符不可拘泥于外阴阳,而应按照自身内阴阳的活转之机进行。为此,李道纯以四种方式说明内丹火候。一是以乾坤十二爻表进阳火退阴符之候,二是以十二消息卦配一年十二月、一月三十天、一日十二时、乾坤十二爻,三是以六十卦配一年三百六十天、一月三十天、一日十二时。四是以人体内丹修炼过程中内阴阳的变化为进退火候。

      关于以乾坤十二爻来晓示内丹火候,李道纯在《三天易髓》中有详细说明:乾。

      潜龙勿用:一阳生,宜守静,常存诚,心正定,龙得潜藏,勿宜轻进。

      见龙在田:鼓巽风,进火功,刹那间,满炉红。

      终日乾乾:天地交,阴阳均,汞八两,铅半斤,姹女敛伏,婴儿仰承。

      或跃在渊:水制火,金克木,到斯时,宜沐浴,或跃在渊,存中谨笃。

      飞龙在天:五气朝,三花聚,木金交,铅汞住。飞龙在天,云行雨致。

      亢龙有悔:体纯乾,六阳备,便住火,莫拟议,若不持盈,亢龙有悔。坤:

      履霜至冰:始生阴,莫妄行,牢执捉,谨守城,防微杜渐,履霜至冰。

      直方大:逢六二,渐渐退,阴正中,阳伏位,烟雨淳淳,不习自利。

      含章可贞:白雪凝,黄芽生,牢爱护,莫驰情,阳炉固济,含章可贞。

      括囊无咎:汞要飞,铅要走,至斯时,宜谨守,把没底囊,括结其口。

      黄裳元吉:群阴尽,丹道毕,至精凝,元气息,收拾归中,黄裳元吉。

      龙战于野:阴既藏,阳再生,到这里,再提防,若逢野战,其血玄黄。

      李道纯用乾卦六阳爻来说明进阳火之候,以坤卦六阴爻说明退阴符之候。乾初九,象征入手静待药产之机,此时微阳方萌,须炼己待时,故宜守静,常存诚龙得潜藏,勿宜轻进。九二,此时药产成象,应以神意照炉,并配以后天呼吸,所谓鼓巽风,进火功,巽风乃呼吸之谓。进而丹田火炽。所谓刹那间,满炉红。九三,药产之后,由于铅(元精)性沉,有走失之患,故而须以元神(汞)与元精(铅)初交,以真汞制真铅,既交之后,阴平阳秘,故而“天地交,阴阳均。古以十六两为一斤,汞八两,铅半斤乃阴阳平和之喻。真铅既为真汞所制,则化险为夷,无走失之忧,所以说婴儿仰承。此时元神日旺,后天识神退位,故姹女敛伏。九四,铅既已伏,汞性乃长,汞性好飞,复以元精摄好飞之元神,以真铅制真汞,所谓水制火,金克木。水火指坎铅离汞,金主西方,先天卦位为坎为铅,木主东方,先天卦位为离为汞,金克木仍与水制火同义。铅汞互制之后宜沐浴静养,故须存中谨笃。九五,铅汞既交,精、神、魂、魄、意归元,即五气朝,水(铅)火(汞)土(真意媒婆)会合,即“三花聚。元精为元神所化,氤氲体内,熏蒸四肢,所谓飞龙在天,云行雨致。上九,坎离抽添已毕,先天乾体呈现,此时元精化尽,阳火之功完成,宜住火持盈,否则恐有亢龙有悔之忧。进阳火之后是退阴符,用坤卦六阴爻表示。坤初六,元精尽,元气生,此一阶段元气为阴,元神为阳,元气发生需注意之老嫩,故始生阴,莫妄行,当以真意临之静候元气徐生,故牢执捉,谨守城,防微杜渐,履霜至冰。六二,文火渐运,故渐渐退。元气发生渐至无老嫩之过与不及,同时六二居坤下卦中位,故称阴正中。由于元神与元气相互摄含,元气之产生自有元神摄藏其中,有阴阳飞伏之象,故阳伏位。之后元气发生纯任自然,故烟雨潆漾:不习自利。六三,继而元性与元气齐现,故白雪凝,黄芽生白雪喻元性,黄牙喻元气,此时元神用事,故莫驰情。由于斯时炉中铅汞药物全现,故日含章可贞。六四,此时铅汞相交而汞降铅升,水火既济,顺生之精气尽化,无漏失之患,故把没底囊,括结其口。六五,气尽化为神,故群阴尽。炼气化神结束后,精气神回归先天真土,即铅汞归土釜,土居中位,故收拾归中,黄裳元吉。上六,元气之阴化尽,阳神结就,开始炼神还虚,又坤卦上六乃阴极阳生之象,故称阴既藏,阳再生。此时宜留意心魔,战退群阴,所以说到这里,再提防,若逢野战,其血玄黄。由此退阴符完成。从李道纯的上述描述来看,他用乾坤十二爻所表示的进火退符实际已包括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三关修炼于周天度数之中。

         关于以十二消息卦配一年十二月、一月三十天、一日十二时、乾坤十二爻来说明内丹火候,结合《中和集》中的图式整理如下:

      以十二消息卦配一年,自复至坤的十二卦分别与一年十二月相应。以十二卦配一月三十天,二日半为一卦,初一复卦,二日半后的初三日临卦开始值日,依次至二十八日坤卦结束。以十二消息卦配一日,分别与十二时辰相应,阳六时对应阳息之自复至乾的六卦,阴六时对应阴消之自骺至坤的六卦。以十二消息卦配乾坤十二爻,乾卦六阳爻依次对应阳息之六卦,坤卦六阴爻依次对应阴消之六卦。就整体火候而言,阳息之六卦及对应的年月日时主进火,阴消之六卦及对应的年月日时主退符。李道纯这种说明火候的方法承魏伯阳、张伯端而来,只不过在二人的基础上又加配乾坤十二爻,这种以乾坤十二爻与十二消息卦相配的思想当是受到了汉代虞翻乾坤两卦演生十二消息卦十二消息卦周行四时的卦气说的影响。

      关于以六十卦配一年、一月、一日来论说炼丹火候,李道纯指出:乾坤坎离为匡廓,六十卦运化于其中,始于屯蒙,终于既未,以为火符之则。又说:六十卦共三百六十爻,象一年三百六十日之数,自冬至后起屯蒙,大雪尽日是既未也。以一月言之,初一日起屯蒙,月晦日是既未。以一日言之,子时起屯蒙,亥时是既未。李道纯以六十卦配一年,一卦值六日,一爻值一日;以六十卦配一月,两卦值一昼夜;以六十卦配一日,五卦值一时辰。这种方法是对魏伯阳、张伯端六十卦值日的发展,只不过同魏伯阳与张伯端相比,李道纯在六十卦值日的基础上增加了用卦爻与日期相配以及用六十卦与时辰相配。

      上述表示火候的方法仅是以天地外阴阳作为譬喻来晓示内丹运炼中自身内阴阳的变化之机,并不是要人依此行进退之功,所以李道纯提醒人们说:此圣人诱喻初学,勿错用心丹道用卦、火候用爻皆是譬喻。为此李道纯还着眼于内丹运炼中人体内阴阳的运化,直指内炼中的真正火候。身中癸生时便是一阳也;阳生阴降便是三阳也;阴阳分便是四阳,体二月。如上弦,比卯时,为沐浴;然后进火,阴阳交,神罴合,六阳也。阴阳相交、神暴混融之后要识持盈,不知止足,前功俱费,故曰:丹金逢望远不堪尝。然后退符,象一阴;乃至阴阳分,象三阴;阴阳伏位宜沐浴,象八月,比下弦,如酉时也;然后运至六阴,阴极阳生。顷刻之间一周天也。这样李道纯对于内丹火候的真正含义进行了揭示。李道纯这种以体内阴阳之运化来说明丹功火候的方法有利于防止人们对丹功火候的误解,在内丹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李道纯对内丹药物与火候的说明既是对以往丹道易学思想的总结,又有自己的鲜明特色,他以易学为表达形式的药物说与火候说在宋元之际达到了最高的理论高度,标志着内丹学在宋元之际走向成熟。

      

      三、三五归一与三家相见

      

      除药物火候之外,三五归一三家相见作为李道纯易之用的心易的内容和内丹修炼论的核心,也在其丹道易学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丹道的三五归一思想最早源于东汉魏伯阳,《参同契》说:三五与一,天地至精。关于三五的具体内涵,《参同契》又指出:子午数合三,戊己号称五,三五既和谐,八石正纲纪。很明显,魏伯阳这里所说的子午数合三是指水(子)与火(午)的五行生数之和,即水一火二,而“戊己数称五是指土的生数,因此魏伯阳所说的三五既和谐是指水火在真土调和之下的混融,也就是所谓坎离匡廓,或水火交,这符合《参同契》坎离为乾坤之用牝牡四卦的天人宇宙模式。随着道教对五行学说的重视以及宋代图书之学的兴起。北宋张伯端在《参同契》三五与一的基础上提出了三家相见说。张伯端说: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然稀。东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戊己自居生数五,三家相见结婴儿。从张伯端的叙述来看,他所说的三五三家已经和魏伯阳的三五有所不同。张伯端所说的三五不再是指水一火二与土五,而是指三个五,他所说的三家相见是指三个五的会合,又叫攒簇五行。对此张伯端在《金丹四百字》中有过说明:以东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意之土,是为攒簇五行。”@张伯端在这里用精、神、魂、魄、意与五行相配来解释“三家相见,赋予三家以具体内容。之后的南宗白玉蟾也认为丹道修炼要先明三五一,但从现有资料来看,他对于三五一的内涵并没有明确说明。李道纯则对南宗所推崇的三家相见说有详细解说,并在理论上使之趋于完备。

      对于三家相见,李道纯解释说:性三神二是一个五,情四精一是两个五,意五是三个五也。”“东三,木也,我之性也;西四,金也,我之情也;南二,火也,我之神也;北一,水也,我之精也。性乃神之主,心乃神之舍,性与神同系乎心,东三南二同成五也;精乃身之主,身者情之系,精与情同系乎身,北一西方四共之也;戊己,中土意也,四象五行,意为之主宰,意无偶,自是一家也。” 

      从上述李道纯所说的三家相见来看,李道纯的三家相见思想明显承继张伯端而来,而且涵义非常明确。具体来看,李道纯的三家相见说具有以下特色:

      第一,李道纯的三家相见说具有新的形式。这不仅表现在他融精、神、性、情、意于五行之中,而且还用统领三家。李道纯所说的精、神、性、情、意不过是先天性命的具体内容,即精、神、性、情、意均是先天意义上的。至于身心的含义,李道纯说:身者,历劫以来清净身,无中之妙有也,心者。象帝之先灵妙,本有中之真无也。无中之妙有有中之真无来规定身心,很明显,李道纯此处所说的身心不是有形之身心,而是指先天性命。李道纯所说的是指媒婆真意,因此身心意打成一片三家相见的实质仍然是指在真意调和下实现真铅与真汞相交,即性命混融。

        第二,李道纯三家相见说的宇宙本体论依据是太极生二五

      “太极生二五本是周教颐用以说明万物化生的宇宙本体论,即太极产生阴阳(两仪),阴阳产生五行,五行化生万物。李道纯在《太极图解》中借周敦颐的宇宙本体论来说明内丹运炼的对象——精、神、魂、魄、意对于修道主体的落实过程,图示如下:

      李道纯认为太极生二五的宇宙本体论已经包含了人之立性立命的过程。李道纯称太极及其运化为既是宇宙本体又是内丹学的心性本体(元性)。李道纯认为“”(元性)为“无极之真无极之真的运化过程首先是太极生两仪。李道纯认为,所谓太极生两仪,对于修道主体而言,就是的过程。反穷诸己,则知虚化神,有神则有感,神感动而生罴,即动而生阳也,暴聚而生精,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也,精化而有形,即静极而复动也,精罴相生。”“产生形,的显化形态。这样一来,在此一阶段产生的就与太极阶段的共同内在于之中,李道纯称为万物含三。而三者恰是内丹学性命的内涵,因此在太极生两仪阶段,可以说是性命立,身心判矣。这里的身心即指先天性命先天性命一阴一阳,所以称为两仪。是知身心即两仪也。”“性命作为两仪又化生五行。阳变阴合,阴阳感合而生五行也。天一生水,精藏于肾也;地二生火,神藏于心也;天三生木,魂藏于肝也;地四生金,魄藏于肺也;天五生土,意藏于脾也。李道纯用五行生数说明精、神、魂、魄、意的产生,魂主性,魄主情,李道纯所说的魂魄与性情同义,精、神、魂、魄、意是指先天性命的具体状态,至此可以说是两仪生五行。如果说上述过程是五行的顺生过程,那么内丹逆修就是要攒簇五行,使精、神、魂、魄、意归一,回到太极中去,所谓三五合一。则归太极

      第三,李道纯的三家相见说是对河图五行相生思想的逆用。

      今本河图由内外圈构成,内圈为五行生数,外圈为五行成数,土居中央,五行顺向旋转相生。在李道纯看来,五行生数代表内丹学先天性命的内容,即精、神、魂、魄、意,这一点已经通过上述太极生二五的过程得到说明。李道纯认为五行成数则代表后天性命,他说:精藏于耳谓之听,地六成水也;神感于口谓之言,天七成火也;魂感于目谓之视,地八成木也;魄感于鼻谓之嗅,天九成金也;意感于身谓之动,地十成土也,真机一发,邪正分,万事自此出矣。”@李道纯所说的听、言、视、嗅、动就是先天性命的后天展发。内丹逆修全用先天性命即精、神、魂、魄、意,因此李道纯的“三家相见实际上是河图内圈五行生数的组合。

      “三家相见中五行生数组合而成的三个五还包含着对河图五行相生思想的逆用。河图中五行之间顺向相生,丹道则逆修归元。金为水母,木为火父,金水同源,木火一家,因此内丹逆修要使水返归金,火返归木,然后以中央真土调和金木,最终使五行混一。其中,水归金就是北一西方四共之,木归火就是东三南二同成五,金木合则是在前两次返归的基础上以真土为媒介的融合。可见三家相见不过是河图五行相生思想的逆用。事实上这种逆用河图五行相生的丹道修炼思想在《参同契》中就已经存在了。《参同契》中说:子当右转,午乃东旋,卯酉界隔,主客二名。俞琰认为子当右转自西方转于子位午乃东旋自东方转于午位。其实,俞琰的说法有失妥当,《参同契》所说的子当右转午乃东旋乃是针对逆炼返元的丹道而言,不是指天地顺生之道。子当右转正是由水归金,午乃东旋正是由火归木,这样五行中还剩下金和木,金木相克,所以说是卯酉界隔,最终须以真土为媒调和金木,完成五行的返还运动。可见,李道纯的三家相见说尽管与《参同契》三五与一的说法有所不同,但在逆用河图五行相生思想以推阐丹道之理这一点上,却与《参同契》有实质的一致。

      总之,李道纯的丹道易学理论完备,体系严密,李道纯因之成为宋元时期丹道易学的集大成者。其中。常易变易的划分是道教易学史上的首创,药物火候三家相见的理论更是对宋元乃至明清的内丹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李道纯之后,内丹学的发展日趋侧重于之层面的阐述,以内丹学为诠释对象的丹道易学从整体上看并没有超出李道纯的高度。

      

      责任编辑:李尚信


    评论

    Comment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验证码